阿尔法鱼

每天都在慌慌张张的

还是对欧阳的小揪揪下手惹

毕业酒

#预警#纯玻璃渣
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开始写同人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要放下一切了。”毕业酒即将散场,主席已经快醉的不省人事,脸红脖子粗地拽着张伟吆喝着什么。几个班上的女生哭着抱在了一起。高述逐字地将这句话输入手机内,明明置身于一片嘈杂中,四周的喧嚣却似乎都离得很远。
我可以放下吗?
我真的…
一抬头,高述就下意识地往欧阳的方向望去。欧阳被几个女生围住了,喝了酒脸颊微红,正局促地在说些什么。高述心里的失落一点点漾开。他站的太远了,以往他总是在自己身边一转头就能看见的位置,可现在他们却已经隔了这么远了。
但这样总归更好。起码他还可以站在这里望着他。他还可以在以后的聚会上客客气气地跟他打声招呼。他们的关系可以一直稳妥地维持下去。欧阳不会永远的消失在人群中。
“老高。”高述一惊,回过神来看见近在咫尺的欧阳的眼睛,闪烁着细碎的光。不知什么时候欧阳已经走到了他面前,凑近了脸唤他。高述捏紧了拳,指甲嵌进掌心,狼狈地错开身退了一步。
“出什么神呐?”欧阳对他明显吓了一跳的样子有点吃惊。
高述平复了一下呼吸,压抑下心底翻滚的浪潮,开口时努力不泄露喉咙间的堵塞:“没什么。”对上欧阳疑惑的眼神,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“等去了日本…”
一定不要忘记我。
“你会吃不惯那边吧?”
这句话说的好像有点突然,看起来没头没尾。高述有点懊悔,是不是太急切了,急急地就开始追问他以后的生活,似乎泄露一点了自己隐秘的心情。
“对啊。感觉真是太淡了。”欧阳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,顺着新话题开始眉飞色舞地说了起来:“但是我可以自己做菜啊!从国内寄点配料过来!”
“那也挺好的。”高述笑笑。他成功掩盖过去了。高述似乎松了一口气。但是更大的失落感在心底荡漾开。他没有去深究。
“倒是你,什么都不说就要跑去美国了!”欧阳直直望进高述眼睛里,微不可查地带了点委屈。“哎儿子大了真是管不住,有自己主意了。”
高述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,蠢蠢欲动的手终于按上了欧阳的头,柔软的头发一如这个人一样,让人难以割舍。“哎哎哎!爸爸我错了,松手松手!”欧阳笑开,摇晃着脑袋躲开高述的手。高述充耳不闻,伸手按到欧阳脖子上,手指插进他的发丝,从下而上地把他头发一路拨乱。“哎我真错了!头发都乱了!”欧阳伸出一只手按住高述的胳膊,高述只觉得那个位置被他的手捂得滚烫。“知道错了吧。”高述的手从他的发丝间滑下,转而捏上了他的后颈肉。“错在哪了。”“我不该教训爸爸的事。”
高述笑笑,松开了手,那干燥柔软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指尖。要失控了。收手吧。“还来操心我。你操心操心你自己吧。”
欧阳顶着一头乱发露出困惑的表情,柔软的嘴唇半张着,看起来样子有些呆。“我?我怎么了我?”
“太迟钝了。”高述笑笑。眼里翻滚着欧阳看不懂的情绪。


散场后喝得烂醉的人一一被扶上车送回去。高述悄无声息地独自离去了。
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快速滑动的五色的灯光,人群与车流,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高述想着。这样散场谁也不会难堪。
“叮咚——”高述拿起手机划开。“说放下就能放下?”“叮咚——”又是一条消息弹出,划开——
“老高你怎么又自己走了!!”
手机的莹光打在高述脸上。
“我突然临时有点事。”
高述放下手机,靠在座椅上闭上眼,说不出来的疲惫。
这样真的是最好的结局了。他大概只是舍不得我这个要好的朋友,总归以后他能慢慢克服人际交往中的局促…真的…谁会取代我站到他身边吗…
高述突然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胸口开始窒息般钝痛。


吃到一个超级好吃的跳跳糖